欧美性交 > 原创

欧美性交

2019-10-23 02:30:22 键盘侠 欧美性交

关于ut7f0最新相关内容:

  手中的垃圾往哪扔,当面对街头分类垃圾桶时,你是否犹豫过?

  随着垃圾分类意识深入人心,京城已有越来越多的小区开始实行垃圾分类。然而早已摆上街头的分类垃圾桶,却面临着尴尬的境地——面对分类桶,鲜有行人会注意分类,乱着扔、混着运仍未改变。

  街头分类桶成虚设的尴尬背后,是交错复杂的成因——市民缺乏分类知识、意识,拾荒者随意翻拣垃圾桶,清运部门混装混运……

  行人随手扔分类被无视

  塑料包装袋、矿泉水瓶子、方便面碗、橘子皮、口服液玻璃瓶……西城区友谊医院门口处的垃圾桶里琳琅满目。

  作为城南著名的三甲医院,进出此处的人流络绎不绝,路过垃圾桶随手一扔,没有几个人会在意,手中物到底“飞”向何处。

  守着医院门前的垃圾桶,记者观察了一个小时,共有七名行人扔掉了手中的垃圾,其中包括装着果皮的塑料袋、药品纸盒、矿泉水瓶、香烟盒、食品包装塑料袋。然而这几人扔垃圾时,都是直接将垃圾扔进了临近自己的箱里,并未注意过垃圾桶上,鲜明的分类标志。

  丰台区右安门外大街边的分类垃圾桶,面临着同样的尴尬,在观察过程中,共有五个行人将手中的垃圾扔进垃圾桶,其中包括烟头、一小绺菜叶、橘子皮、食品包装塑料袋和废纸。记者注意到,其中扔烟头的人将烟头在垃圾桶上熄灭后,侧身查看了一下上面的分类,将烟头扔进了不可回收箱;从兜里掏出废纸扔掉的先生,也查看了分类后将其扔进了不可回收箱。另外三人都是随手将垃圾扔进距离自己较近的垃圾桶里。

  东城区雍和宫桥南侧的大街边人流量颇大,在这里记者观察了几处垃圾桶发现,其中可回收物箱中出现的塑料瓶数量明显多于另一个箱。而其他包装食品的袋子包括薯片等零食,则是两个箱中各半。旁边的环卫工人解释说,由于周边游客较多,因此垃圾桶中大多是常见的各种零食包装,几乎从未见有人主动分类。

  记者采访了几位街头的市民,西城区永安路附近几位在路边下棋的老先生说,很少见到有人在扔垃圾时注意观察箱上写着的分类,“但并不是没有,我见过小两口在垃圾箱前面争论废纸究竟应该扔在哪个箱子里。有些人扔之前是要观察一下的。”

  然而,大多数人还是随手一扔。问及自己是否有这一习惯的时候,几位老先生也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还真没养成这个习惯。”

  下棋过程中他们带着开水壶,有时候要重新沏茶,“随手就倒掉茶叶,没注意过倒在了哪个箱子里。”

  街头分拣难垃圾混装运

  “这里很多年前就先有了分类垃圾桶,远远早于我家里的垃圾分类,也是这些垃圾桶让我最早有了垃圾分类的意识。”西城区展览馆路街头的一位居民先生说,自己有习惯查看垃圾桶垃圾分类后再扔垃圾,而他也注意到,街头环卫工人们收垃圾的时候,往往是将垃圾桶往三轮车上一倒,“两个垃圾桶里面的东西都倒在一起,运输的时候并不分类。”

  究竟垃圾运输是否分类?记者在北京多处街头观察,包括丰台区右安门外、海淀区甘家口、西城区樱桃园、东城区雍和宫大街、朝阳区和平西桥等地,所有的垃圾桶垃圾,都是由环卫工人混装运输的。

  至于垃圾桶里的东西,水果皮出现在两个箱中的情况比比皆是,而在一些有人员逗留的地方如医院门口,方便面等食品包装、一次性食品包装也是两个箱子里的“常客”。纸质包装盒如烟盒、药盒、食品盒,则会稍多出现在可回收箱中;与之情况类似的是饮料瓶,无论各地,这种塑料瓶子更多出现在可回收物的箱里。

  “剩下的都是乱扔的,没必要分类运输啊。”西城区的一位环卫工人说,每个环卫工人一般要负责至少几十个沿街垃圾桶,每隔一两个小时至半天便会清理一次,“垃圾桶里剩下的最常见的东西是塑料袋,有些是空袋子,有些袋子还会装着其他生活垃圾。”

 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一些地区每隔最少十几分钟、最长一两个小时,都会出现向垃圾桶里探头的老人,他们会将塑料的饮料瓶捡走。在右安门外记者跟随一位老人沿街走了十多个垃圾桶,但老人只是从里面捡出了一个塑料瓶。

  “这里常常看见这样的老人,前脚扔个瓶子,后脚就有人捡走了。”一位居住在附近的市民说,“我在街上扔矿泉水瓶子的时候,都是直接放在垃圾桶上面,省得捡瓶子的人弯腰。”

  西四南大街边的一位骑着三轮车的老人,沿途搜索了几乎所有的垃圾桶,将矿泉水瓶、纸箱子收到车上。白纸坊东街上,也有一位老人,提着几个袋子将里面的瓶子和纸制品捡走,街边的商户说,这里常见的至少有两三位老人,每天多次来捡走能卖废品的东西。

  街头垃圾桶分类与小区垃圾分类最明显的差别,在于小区里还会有“厨余垃圾”桶,西城区环卫部门工作人员解释,这是因为街头一般不会有厨余垃圾。垃圾桶分类的现状与很多实现了垃圾分类的小区有着明显的差别,“那些地方的垃圾现在已经完全实现了分开运输。”

  而东城区环卫部门一位工作人员也表示,“现在街头垃圾桶里啥都有,很少有人真正注意分类。让环卫工人分类后运输,那就得把垃圾铺开在街头,明显影响市容,所以都是混装运输后装车,运到郊区的处理站后再说。”

  “现状就是街头的垃圾桶里面最值得回收的东西常常是被人捡走,所以我们也是在统一运到垃圾中转站后再分拣处理。”在采访中记者看到的所有垃圾桶,均无爆满或是无法使用的情况。朝阳区环卫部门的工作人员说,“从能力上说,分类运输是完全能够做到的,只是期待更多的人注意到这个问题、遵守分类的规则。”

  细节不统一难住小学生

  从某种意义上说,在街头普及已久的分类垃圾桶,却无法起到垃圾分类的作用,也影响了市民对于垃圾分类的积极性。

  “本来想带着孩子们来校外进行一次观察实践,但看到现状我觉得有点难。”东城区某小学的一位老师表示,垃圾分类的问题已经在他四年级的班会上有过一次讨论,很多孩子也有垃圾分类的意识,甚至对垃圾分类的知识非常了解,但到了实践环节,街头垃圾桶的现状,与课堂上的理论截然不同。

  “我观察了一下垃圾桶里面的东西,发现分类做得特别差,好像没什么人注意到这里的垃圾分类。”她认为出现这种反差的原因,“一方面是人们素质还没跟上,只注意自己家里、与自己利益有关的情况,忽视了公共场所;另一方面是很多人分不清楚两种垃圾,遇到模棱两可的时候,随手一扔。”

  另外,垃圾桶的摆放也有不合理之处,“有些路段垃圾桶挺多,有些路段每隔几百米才会有一处,如果专门跑过来扔掉,肯定会选择离自己近的那个箱子。”

  与此同时,街头分类垃圾桶也存在不少细节问题。如在道路同一侧,有些垃圾桶的可回收桶在左,有些却在右。这一情况可谓相当普遍,例如丰台区玉林小区北侧,相邻的两个垃圾桶,其可回收物桶的摆放就是相反的;在甘家口的公交车站附近也有这种情况。而在海淀区羊坊店路与北侧的复兴门外大街,尽管两地相连,各自的可回收物垃圾桶位置一致,但整体是相反的。

滕州踏实治污打造“江北明珠”

欧美性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