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November 1, 2011

Undilah!

这一阵子,执政党很忙。
忙于走遍各大城市,搞亲民,拉选票。
忙于利用文字陷人不义。
忙于语无伦次,聘请年轻美眉当花瓶,然后一个骗话再盖另一个骗话。
贺年布条,宣传广告高高挂。哦,还有那个大大的视频在市中心不断的播映那执政党团结的画面。

总稽查司报告出炉,两个过百万的海啸警报器离奇失踪,过百架的电脑囤积在沙巴学校三年喂白蚁,一张折床 花了马币五百零吉(市价马币100零吉 ); 花了566万,买了23条马,18只因为训练不足而不能比赛等等。

太多弊案无法一一说起,我看了那些数目字都见头晕。行政单位如何层出不穷的滥用人民的血汗钱, 我看见很多无数的零头已经丢进了咸水海。

这已经不是一个劲爆的新闻。但是连唯一你我最后的生路,人民公积金EPF也被盗!共值马币550亿的巨款分别批给13间不知名的公司。不怪的最近纳吉将退休年龄延迟至60岁, 让人民更迟拿钱。换言之,公积金可能被掏空,或他们又有更多的时间拿走更多钱,我们就份份钟连花下半生的钱都没有。

说得明白点,就好像你每天辛苦赚钱,每月强制性的存钱在银行里,好让你以为老来有依靠。谁不知,有人竟然游说你的银行投资部,说与其放在户头,不如投资在其他项目更赚钱。这个头头是道的大话,让你以为会有很多回报和保障,其实那老狐狸早已经拿了你的身家,头也不回的Say Goodbye

批给那13间不知所谓,不符合规格的公司,就等于盗。

假如马来西亚还没有像希腊那样破产的话,我们或许有机会拿到那养老金。

一个宣布破产的人,所有的资产都会被冻结,没得出国,直至到你的偿还所有债务,你才能重获自由。

一个宣布破产的国家,所有的国家资金都会冻结,人民届时要还债给IMFWorld Bank,附加条件,然后我国被当成傀儡。届时所有的国家资源纷纷被其他有钱有势的国家掏空,我们就不能成为这国家的话事人,怕没?

但是现在混水摸鱼的早已经拿完所有的钱,在国外买田,买地,买船,买飞机享受去了。

留下的是天真,无邪的老百姓继续做牛做马。

 是的,如果国家破产的话, 我们连门都没有。

可以继续当作没件事, 当听不到,当看不到吗?
不行,我已经没心情唱梁静茹的《听不到》。
我也想来一首《如果没有如果》

罪案率节节上升,被盗车,潜盗我的私人财产,盗信用卡,现在连执政党也开始盗用了我的EPF 存款,这个真的是连天王都没脸给。
我身边的姐妹十举其九都有被盗的经验,就连最近的名主播都被盗,猛摇头的说自我保重。这国家几时变得酱Desparate?

我与爱郎看着晚间新闻,远在澳洲官访的首相纳吉,针对互换难民计划面对媒体发表演说,我们的国家不平等的对待难民是个错误的指控。张大眼睛说骗话本来都是纳吉的强项。哦,忘了他还有U-turn 的绝技,答应了你的事,可以当作没说过。

我不明白马来西亚何时与澳洲有如此的亲密关系。除了澳洲在想尽办法把她那4000名难民送入我国,然后还要把Lynas 辐射性废料建在关丹,这犹如一个计时炸弹随时引爆。不信?看日本如何保住福岛的辐射就知。日本政府和人民对辐射有很好的公民意识和危机意识。海啸发生后,工作人员对辐射泄漏的冒死精神依然能着手处理。但是,我国从未对辐射的认知深入得像日本或美国。不用说人民,你信得过公务员的处事方式吗?看看那1990Highland Tower高楼倒塌的危机处理就知道我国的救灾水准到哪里了。

这么蠢的Deal 我国政府竟然答应。这难道里头有不可告人的秘Deal

另外,我国法律是还未承认难民的地位。所以,难民在逃离战火的土地后来到我国,只能留在难民营,没得工作,没得做任何事情,只能做一件事:等。
他们可能等个一两年,然后被遣送回国,有者可能等半世。
许多难民都是妇女和小孩,所以没办法工作,没得上学,也就只能等待别人的施舍。在这过程当中,在难民营内受尽耻辱的何岂能用我的一篇说得完?首相还说我们没有不平等的对待难民。。。

很多的NGOs都想尽办法让这些难民自力更生,而唯一的出路,就是给予教育。

是的,华人最棒的思想,就是:再穷也不能穷教育。

今天如果我们还是依然存在着改变的害怕,或者是一幅不关我事的态度,或是改变由他人来负责,或者鄙视自己那微小的力量的话,那到时你的生活可别怨天,怨地,赖地硬。

知识是改变的开始。看清迷蒙,揭开真相,你才有机会做你生命的主人,和国家的主人。

 Undilah!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ShareThis

A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