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November 11, 2011

香港文化之嚣-中

我最欣赏香港人的坦率,从不扮野,直长直肚到令你想把头撞在墙壁上。
坦率好啊,至少坦率批评的文化能够令香港发展进步多50年,港人要A不会跟你说B, 有效率地为你省下不少时间。

大马的斯文和保守的态度,你绝对不会在香港的地铁站,电梯里,或者公共厕所里看见。他们看见什么,不爽什么,就直接往你脸上喷,绝对不会手下留情。若果大马公务员可以向香港的基层们学习,什么叫直接,有效率,而不会有什么事就抛波仔的话,例如从A部门被点到B,C, D甚至到Z部门都没找到解决方法,我们政府部门的服务投诉案例预计将会从KK mountain的面积减少到Bukit Gasing ,老百姓可以安枕无忧。

你想向香港那样进步?你还不啦啦Lam批评?

香港的地铁发展得很完善,无论在哪一站,出口都是四面八方的。 Direction Board随处可见,就算你是游客,你可以很快地找到目的地,从不怕Lost in the Wonderland。我独自一人搭着香港的地铁厢上,身后就有一对夫妻,老公就抱着几个月大的baby, 老婆手握着Toddler。香港是一个非常民主的地方,无论你是夫妻,还是阿爸和阿仔,大家都有自由的发言权。也因为这样,人人的话题以“我”为中心的证明自己的大条道理是非常Common的。 夸张到也就是那种随时随地备战,任何机会都不放过。例子请看那巴士阿叔,和我要吃鱼翅的短片,就知道有几疯狂。

当老公在埋怨老婆没有做到的东西,老婆就即刻从话中弹起说:“你以为我真的有时间吗?我不用做工啊?只有你在做?!·#¥#¥·%”。 那老公即刻被骂得像缩了尾巴的一条狗,出不了声。别忘记,那可是充满人气的地铁厢里。那霎那,我真的感觉Individualism非常的深入每个香港人的生活角色里,而演变成香港女生是与男生平等的。什么男人的尊严,面子完全是Out。个个女性根本就不需活在男人的裤低里,靠男人的面色吃饭,“伸手将军”已经被香港女性打入冷宫,无论赚几多,女生坚持主宰自己的生活,非常独立, 你说,男人的尊严还用得着吗?

换着在大马,父权和男性主义依然的根深蒂固地在我们的大马文化里,你根本少有看见这种当面落男生面子的女生,而且身份是你老公,无论怎么样都回顾及男人的尊严,有什么回到家里才扭耳朵。我试过在中学时期与同学到城里庆祝圣诞,男人当场在Mall里挥拳揍老婆的,还说你们这些外人看什么看?我就是要打给你们看。这种传统的权威思想观念而带入到现今生活,演变成一种愚蠢以及迂腐,当女人是一个出气筒, 仿佛依然活在那担材的粗活世纪里,那一霎那感觉非常的痛,这种男人,我衷心地祝福你报应早日揾到你。

来到时代广场,有很多的名牌店,令我为之疯狂。不知不觉,已经走完13层楼,脚有点累,想上厕所休息下。来到厕所,要排队,一个用完之后,另一个就走进去。突然间,刚刚进去的一位师奶,突然气冲冲的跑回出来大声地说,“刚刚用完厕所的没有冲水啊,很核突啊~”。全场鸦雀无声,大家都同一时间把头转向刚刚用完厕所的黑衣女郎,依然还在镜子前整发,整衣,当作若无其事。那位师奶还是不忿气,乘胜追击说,“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人,用完厕所不冲水.." 似乎要将此人置诸死地一样,要姐妹们齐来鄙视她。

厕所阿婶即刻前往解决,我倒是对这黑衣女郎很好奇,为什么无论她人说什么,她都无动于衷,依然保持自我风格,若无其事的走出去。我未必可以做到这么风嗖。

轮到我进场,恍然才发觉,原来是出水有问题而拉不到水。左右隔壁两间因为刚刚师奶这么样一说了之后,各自都不敢将屎扛在自己身上,乖乖的从实招来说,“我用完了,但是拉不到水,阿婶,可以帮帮忙吗?”。 未免大家以为自己是没文化的人。

地球人都习惯以眼睛作为事实,但是不是事实的全部,有时自己的一双眼都会骗了你。
你被误会,又会不会选择抗辩,还是当着若无其事,抱着懒理的态度?
最后,你会选择告诉阿婶说,等同于告诉全世界说我拉不到水,做个有责任的人,还是拍拍屁股走人?

我就知道我们大马的文化是,无论厕所干净或是被糟蹋,还是要给钱的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ShareThis

A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