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March 29, 2011

发烧

当我看完王迪诗的部落格,你不禁会想:这样的一个年轻女律师,可以快人快语,我行我世界,活出个意思来,怎不叫人羡慕?
心里的那大条神经开始也蠢蠢欲动,谁不奢望自己可以为自己而活,而不活在别人的批评下?
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

那天第一次参与女性团体的游行,旨意为弱势社群喊出个口号来,希望政府当局和脑残的男议员们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。我很开心因为有这一群女性的努力和坚持,十个非营利组织携手合作去搞个醒觉游行,不管热晒雨林,高喊那口号,丝毫不放弃的精神,真叫人佩服。
通常这些游行,除了可以吸引路人注意外,还可以为自己博出位。点博?你可以依循主办当局的要求,穿上创意的服饰,可以将自己扮得几Sexy,几古怪都得。反正,这只是无名人士搞行头而已。
最顶不顺的,就是平时就不蒲头的议员,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。还偏偏选择在我的照相机面前“孃来孃去”,借以同媒体握手之际,以证明自己的存在。OMG,事后我的手可是洗了一天一夜,免得被污浊感染而死。
当然好戏在后头。正当个Event准备散场之时,我想那个议员神早走左佬,谁不知,一辆白色7号台的车驶进,里面坐着的正是刚刚的议员。他见状,即刻下车,叫住我的姐妹:米走住,我们一起做访问,这家电视台还没做。
要博出位博成这样,真要面。那班姐妹忙摇头。
我想你可以与那些靓模媲美。
所以话,都叫你平时做多点善事,临时抱佛脚是吃不到发糕的。

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

有没有试过驾车最“莽争”的时候,是前面那辆车驾得特别慢,一下摆左摆右,你想超他,但又不够位,又担心隔壁的车High着你。大佬啊,你想点?快快买定理手,米阻住人家发达啦!你想行边都不知,还要连累后面来的人,如果你有少少常识,在KL,条条大路都通罗马,你是不会迷路的,最多驾到没油而已。我眼见有点空位,踩尽个油,挥手而去。

左同右,摆个弯就是,偏偏就是那么的令人难做决定。

这个情景就好象上司与下属的关系。他以为下属会知道他在想什么,有时上司自己摆左摆右都不知,结果拿不定主意,还要旨意你帮他做决定。好了,下属终于在心口挂个“勇”字当清兵,为上司赴京讨伐。在完成所有任务之后,就诸多意见,话你不应该这样,你应该那样。上司不是应该拿着鸡毛,一声令下,带军勇往直前?为什么发号施令都摆左兼摆右?我被你搞得见头晕。

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。交得给人做,就要信。就好像你要下属相信你会带他们发达,而不是游花园跌落到十八层地狱都不知道。你要下属如何顺服你?
难道这个小小的决定,清楚的发号司令都那么难吗?

 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x

发烧了几天,终于昨天体力不支,倒在睡床上。
人总是有自虐的倾向,喜欢将自己忙得乱七八糟,分秒必争,做到病了才死的甘愿。
是的,为公司做了ABCDEFG。。。做到病,做到呕。。有什么用?用健康去换那勤工奖,分分钟你的上司都不珍惜,倒是你自己贴医药费。
何苦?
过去几星期我犹如福岛核电厂,情绪犹如辐射泄漏般扩散到20KM外,上司和同事无辜遭殃,无端不平的小事的被我鸟,近这个星期,还把辐射扩散到美国,旁人还积极发散嗮人拿苦茶降火,到最后体温上升到爆,需要降火举白旗。
后来休息的迷迷糊糊之间,听到一把声音:对自己好一点,因为别人没有责任付你一世的医药费。
也对,如果我不对自己的身体好一点,难道猪朋狗友会?
我笑自己工作太疯癫,是时候放慢点脚步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ShareThis

Ads